腦癎證人

不幸發生了命案,現場只剩下血漬,兇手卻逃去無踪,要知道行兇過程,警方必須尋找目擊證人,可惜,案發地點位置偏僻隱閉,週遭又沒有閉路電視,要尋找證人談何容易?所以,推理小說通常會提到探員重返兇案現場進行詳細查訪,希望透過蛛絲馬跡證據協助破案。

這些耳熟能詳的情節卻原來都可以運用於診症過程。

電話診病

朋友急忙致電問症,事源她那二八年華的女兒在巴士暈倒並四肢抽搐。雖然很快便甦醒,但她身邊的朋友為謹慎起見,堅持將她送院治理。抽血化驗和腦掃描檢查結果全部正常,醫生也說問題不大可以出院。唯友人仍不放心,擔心她是否有癲癎病,所以致電查詢。

我跟她談了一會,弄清來龍去脈後,已能即時斷症。

多發性硬化症

忽然失憶

60歲的黃太一向身體狀況良好,沒有大病。家人發覺她這幾天不是很妥當,看似精神翼翼,神智清醒,卻又一直重複地問「這裡是哪兒?」連剛做完的事也忘記得一乾二淨。黃先生見勢色不對,怕黃太可能中風,於是立即將她送到醫院接受檢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