鋼琴師的手患

鋼琴師的手患

美麗女鋼琴家今天來我診所做神經傳導檢查,原來她在數月前因為做運動時生意外而弄傷左手,導致第三節掌骨輕微骨折。她服用藥物和接受過物理治療都沒有好轉,她的骨科醫生於是轉介她過來做詳細檢查。

鋼琴師的手患

我簡單檢查一下便發現她手背對針刺的反應不敏銳;手背向天時,食指又沒有力抬起。此等徵狀都反映她手臂的「橈神經」(radial nerve)受損,對鋼琴家絶對是大忌。

我仔細地替她做神經傳導檢查(延伸閱讀:神經傳導檢查 ),亦即是以儀器測試她的神經線反應。結果顯示她的「橈神經」果然受損,不過只是該神經的感應分枝(sensory branch)出問題,控制手指活動方面則沒有大礙。

也就是說,她的神經確實受了損,但只影響手背的觸覺,卻未有傷及負責手指發力的「運動神經分枝」(motor branch)。那麼,她的食指又何以發不到力呢?

鋼琴師的手患

我再三檢查一下,很快便發現她手腕上控制拇指的筋鍵和筋膜其實有發炎跡象,手指一動便會痛,自然難以發力。

可惜她做了很多物理治療也未有進展,她更抱怨彈琴時,左手對琴鍵之觸覺已沒有從前那麼靈敏,亦因而彈不出應有之音準,她坦言只怕從此要轉行了!

聽罷她的徴狀,我隨即在抽屜裡面拿出一支音叉出來替她做檢查。音叉本來是鋼琴家用來做調音之工具,但腦科醫生也會用音叉來測試神經反應。我用力一敲音叉,使其以低頻振動,再放上她手背測試,她當即發現左手反應比右手遲頓。

之後,我撥動她的手指時,她也未能正確判斷手指上下撥動之位置。這反映出除了針刺或冷熱觸感之外,神經受損使她不能感應物件之振動,也不能正確感受肢體的位置,這些病徵對一般人影響不大,但對鋼琴手來說便是災難。

受損之神經線未必能完全復原,我建議她多花時間訓練左手,讓大腦重新學習,假以時日,必能修復失地!

作者:盧文偉醫生     腦神經科專科醫生

(2018年1月18日於信報發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