腦患

營養不良之腦患 (一)

有親戚某日致電我,說有朋友正在外地旅行時發病,問我如何是好。我當時在忙於處理其他事情,不太留心她的查詢,只聽她說:「他的生活非常不檢點,時常飲酒食煙——」她想繼續說他的生活怎麼樣靡爛,可惜我沒有興趣聽一些無關痛癢的瑣事,只想她直截了當說出當前問題,她才說他到了台北便開始失憶,重複發問一些剛剛發生過的事情,問完忘記了又再問;此外,他也有視力模糊和走路不穩的問題。

出門時遇上大病,理應到當地醫院診治,不過病人的親友擔心一旦入院治療,可能要留院多天而帶來諸多不便,寧可儘快回港就醫。

單憑電話轉述,又未見過病人,我也不知他患上甚麼急症,但總應該是腦科問題罷。放下電話,想了一會,我提議不如請他們攝錄一段短片,請病人活動四肢,起身走動一下,再以手機傳送給我看看。

隔了半小時,收到短片,只見一位三十來歲的男子,神情恍惚,坐在窄小酒店房間內的床上。在旁攝錄的朋友吩咐他把手腳逐一提高,而他都能一一照做,反映他大腦的運動機能正常。可是,他無法站起來行,但短片並沒有交代清楚原因。我想他們再拍攝一些眼睛的活動狀況,但我等了很久也再收不到另一段短片。

我想了一想,他雙腳有力提高,但又行不到,可能性有很多,例如是脊髓或雙腿神經生病,但答案在哪裏呢?既然他視力模糊,記憶力又受損,問題應該是出於大腦,使他平衡不了,所以無法行走。

腦患

到這裡,我靈機一觸,已想到謎底了,並已構思好如何部署他到達香港醫院後之處理。他在第二晚終於返回香港,我們在醫院會合。我立即替他檢查,果然証實他完全不懂平衡,又發現他雙眼無法望向左右兩邊,而他的短暫記憶力也嚴重受損。此時,我再問他每日飮多少酒,他坦言說每日十罐啤酒

他患上的是Wernicke’s encephalopathy,是由於長期酗酒所引起。下期續。

作者:盧文偉醫生     腦神經科專科醫生

(2016年11月24日於信報發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