醫生怎樣診斷腦退化症?

醫生怎樣診斷腦退化症?(三)

上文提到診斷「認知障礙症」,醫生要從臨床角度去探索病症如何襲擊患者大腦,剖析不同區域的受損程度,病情的惡化速度和不同區域所退化之先後次序,從而判斷病症是由那種「認知障礙症」引起。

醫生都會由問症開始,了解患者的認知能力在那方面出問題,當中包括記憶力、方向感、語言運用、判斷力、情緒控制等,從而估計大腦那個區域受損。

問病歷最直接了當然是問病人本身,奈何這類病人記憶力偏偏又有問題,他們所提供的病歷又怎會可靠?令問題更複雜的,是腦退化症有一個特徴,是患者不能洞察自己的病徴,就算病徴已經十分明顯,他們卻會因為腦部受損而對自己的病情視而不見,直斥其非更無濟於事,甚至弄巧反拙,使患者大發雷霆。

因此,醫生診症時都要約見家人,從中訪問他們觀察到患者平日的狀況、行為舉止、出現之症狀等等,希望能作出更全面的評估。

我最近看遇到一個案正好說明以上論點。一位年輕女士帶來一位婆婆看病,她是婆婆媳婦的姊姊,並非一同居住,對她的症狀一無所知,而婆婆來到只說來看失眠,沒有其他問題。在對話當中,我只覺她說話空洞無物,想問多一點關於失眠的原因也不能。

我問陪同而來的女士為什麼不帶些比較熟悉他情況的親戚前來?她說婆婆的兒子在內地工作,不便前來。而同住的媳婦又跟她不和,因為婆婆脾氣很暴躁,跟媳婦吵過不停。

一個月前,婆婆有頭暈,媳婦帶她往醫院留醫檢查,但什麼也驗不出來,婆婆為此十分憤慨,埋怨媳婦「囚禁」她在院數天,為此事駡過不停。媳婦從此不再管她一切有關生病的事宜,故此,她也不會前來我診所參與看症。

聽罷,我便十分懷疑她有腦退化症。我估計她生性有點暴躁,跟媳婦都不太咬弦,但仍可勉強同住,自腦退化症開始後,她脾氣便變本加厲,為些小事而生氣,更弄至失眠,而失眠自會造成頭暈。

我專誠致電她的媳婦,希望證實我的想法,可惜她可能因為跟婆婆不和,對她的狀況或變化一概不知,也不覺得她有什麼記憶力問題。既然如此,我只好處方一些穩定情緖和助睡藥物給她舒緩一下病情。

一個月後,她的兒子終於現身前來陪伴覆診,既然他是兒子,自然清楚她的一切,而我當然不會錯過這機會問過究竟。果然不出,他能和盤托出她過去兩年來出現的腦退化症病徴,包括記性變差、重複說話、尋找物品、性格轉變等等,而我才能開始處方藥物治療她的腦退化症。

要如此迂迴曲折,經兩個月時間,問到第三個家人才能找出關鍵線索和揭開謎底,也當真少見,此個案正好說明家人的觀察和參與診症過程的重要性。

作者:盧文偉醫生     腦神經科專科醫生

(2015年7月23日於信報發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