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金遜症影響駕駛

腦癎可致車禍

黎生最近經歷了兩次車禍,死裡逃生,於是跟兒子一同上來求診。兒子一坐下便二話不說取出手機,並播放一段黎生在書房辦公的片段給我看,他看似在枱頭處理文件,實則是失去了意識;兒子一邊攝錄一邊叫喚他,他都毫無反應。他嘴巴不斷郁動,似在嘴嚼食物一樣。過程維持了五分鐘,黎生才回復清醒,並可回答問題,但他對剛發生過的事全不知情。

這些奇怪徵狀都是腦癎症發作的常見表現,原理是有異常腦電波出現並突襲大腦,腦部於是不能正常運作;情況嚴重時會引起「大發作」,患者會昏迷不醒、四肢抽搐。不過,黎生的情況只算「小發作」,因為他的大腦只有局部區域受影響,所以他的病徵較輕微,包括神智不清、失憶、嘴唇不自主地活動等。

柏金遜症影響駕駛

暫失憶可使患者完全記不起發生經過,醫生欲知案情,唯一辦法是向目擊者套取「口供」。如果他們觀察力强,表達又清晰,診斷過程便會很順利,不過,現實並非如此理想,多數情況都是障礙重重。但自從可攝錄手機面世後,有些醒目人士便懂得即時將過程紀錄下來,使我可以坐在診所細心觀看,卻又仿似置身現場般,分析「原汁原味」的一手資料,更縮短診症時間。

說回黎生個案,原來他一年前因為「大發作」而被其他醫生診斷為腦癎症,已服半年抗腦癎藥,可是,他並不接受自己患病,見自己沒有發作便自行停藥和終止覆診,結果出現「小發作」而不自知,終於駕駛時發作而弄成兩次車禍才肯來看醫生。

診症期間,我發覺只有兒子參與討論,而他卻只有垂下頭,默不作聲,露出一副受盡委屈的模樣,內心仍舊忿忿不平,根本未曾接受自己患有腦癎症,自行服藥絕不出奇。無奈腦癎症的療程動輒也需一年以上,病人沒有恆心便很難維持下去,因此,他們的疑慮必須很到充分處理,所以我也用了很長時間講解病情,使他明白服藥的重要性,他才肯面對現實接受長期治療。

作者:盧文偉醫生     腦神經科專科醫生

(2014年9月25日於信報發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