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典型柏金遜症

「看不見」的中風後遺症

何伯兩年前中風,現時康復大致理想,情況非常穩定。平日只有太太陪同覆診,今天兒子突地前來,而且面色凝重,必定有事相討。傾談一會方才知道他們一家人正在商討應否聘請傭人照顧何伯。何太對此非常抗拒,一想到有外人長駐家中已感煩厭。另一方面,兒子卻主張請人,他見母親為照顧父親而終日愁眉苦臉,認為需要援手以減輕她的壓力。兩人並就此事在我診症室內爭執起來,小何生更要求我為此給與「專業」意見。

我只聽得一頭霧水,何伯病情最嚴重的時候,應該是兩年前剛中風後的數個月。現在他病情穩定、行動自如、講說話又正常,為何需要額外請人照料呢?

要平息他們的糾紛,便要先了解何太的不滿。原來何伯自中風後便出現了很多古怪行徑。但凡想到任何新主意,不論是否適合當時情況,何伯也要馬上付之於實行,並要徹底完成為止。例如何伯企圖修理家中各類器材,拆散收音機,但又未必能將其修復,結果要何太替他「執手尾」,收拾殘局。因此令到何太大為不滿而生氣,她表示可以接受何伯有其他方面的中風後遺症,如半邊身不能活動、說不到話、或吞嚥困難等,但就不能忍受他的古怪舉措。

其實何伯的問題屬於中風後遺症的一種,當大腦負責制衡衝動思想的部位受損,便難以約束自己的想法,變得想做甚麼便做甚麼。行為問題並不容易被人一眼看出,患者因為行動自如,看來已完全康復,「制造」出來的麻煩就無法被人諒解了。何伯那些古怪行徑層出不窮,令何太不勝其煩,於是時常對子女大發牢騷。兒子無計何施,唯有找外援幫手,以舒解母親的壓力。他們在診症室高聲對疊,何太一直站著,滿臉怒容,背對着何伯,對兒子的建議充耳不聞。好明顯,兒子也不理解她的困惱。

我於是對何太道出何伯的問題所在,勸她接受何伯「看不見」的中風後遺症。他能正常走動和起居飲食,已是恩賜。聽罷後,何太果然怒氣全消。看來我的專業意見十分管用。

作者:盧文偉醫生     腦神經科專科醫生

(2014年7月24日於信報發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