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減藥看性格

從減藥看性格

有位患有失眠和頭痛的病人今天來覆診,她本身有焦慮症,經藥物和心理治療後,病情已明顯好轉,睡眠質素也大有改善,於是我鼓勵她逐步停服安眠藥。我了解她的緊張,並且不肯輕易減藥,試過減半粒不成,遂建議她以更保守方案進行: 由每晚吃一粒安眠藥減至每晚吃四份三粒。這個減幅輕微,對睡眠影響有限,理應順利,偏偏她覆診時就向我訴說減藥後不能入睡。

另外,她亦反映很難將藥丸切成四份三粒。究竟怎樣將圓形藥丸分成四份三粒呢?我建議她先將藥丸平分四份,再取其三便成。如何切成四份?首先,以刀子或剪刀於藥的坑紋處一切,分成兩份,再將分開了的半圓形彎處的中間再切便完成,情況就像切月餅一樣。說來很簡單,但原來很多人都做不來。

一般人都能明白以上步驟,但執行起來卻困難叢叢。最常見的抱怨為切割到四份一時,會將藥片切碎,弄成碎粒或粉末,不能準確地切割出醫生吩咐的藥量。我知道很多病人會想:「醫生既然處方這份量,就必定有他的理由,怎能將藥份隨便加多減少?吃錯劑量,可大可小!」

我這名病人就持有上述想法。但事實上,我完全不是這樣想。我的原意是減藥,由半粒減至四份一粒,只要病人能切割出大約四份一粒,不管切得多了點還是少了點,都已少於二份一,亦即已符合原本減藥量的精神。偏偏患有焦慮而個性固執的她會因為切得不完美而耿耿於懷,甚至擔心份量不足再引起失眠。有此緊張想法,試問又怎能安睡?

正所謂見微知著,她對切藥的執著,反映她處理日常生活瑣事的態度。原來她過去從事出納工作,核對數字時不容有失,久而久之,訓練成做事認真、律己以嚴的做事態度。這種認真態度本來很好,可惜的是,她矯枉過正,過分執著,造成弄巧反拙,亦因此而形成她緊張的性格,更甚者影響一己健康。

透過今次事件,除了幫助她戒掉安眠藥之外,希望她能多了解自己,不再糾纏於無謂的固執,免卻焦慮。

作者:盧文偉醫生     腦神經科專科醫生

(2014年3月6日於信報發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