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眼斷症

上次講到一名患有柏金遜症的病人被誤診中風長達兩年多,在得不到應有的治療後,病情持續惡化。既然被耽誤兩年,診斷理應困難,但她踏入診症室的一刻,我卻能一眼就看出其徵狀。病人未坐下來,亦未開囗訴說病徵,我已可斷症。不過我並不會立即向病人道出問題所在,仍然專心聆聽病人的訴求,以及細心檢查,以便獲取更多資料,綜合分析,再作總結。

斷症快對醫生來說當然很有滿足感。但以我多年經驗,太快斷症,病人根本不欣賞,相反他們會覺得醫生睇症武斷、馬虎,縱使醫生診斷有多準確,病人都聽不下去之後之療程,變成弄巧反拙。

這種「一眼斷症」(spot diagnosis)的技藝,並非我自誇之能耐。專科醫生的考試從來都有這種評核:要求考生只準憑病人外觀,便要即場說出正確診斷,過程中不可跟病人交談或觸碰。考試時會邀請真病人出席,考驗醫生的真功夫。考核背後精神是希望醫生培養出臨床觀察力,不需依靠高科技檢查,就可「赤手空拳」斷症。

腦神經科的病症一般十分複雜,臨床表徵繁多,要一望而知答案,難度比其他科目要高,我們要同時捕捉身體多元化的病徵,包括眼神、面部表情、聲調、手勢、步伐、行為等,才可作綜合分析。訓練初期,見識不足,只覺舉步為艱,當見症日多,經驗積累,自然功多藝熟,徵狀一望而可知。腦神經科醫生都要具備這種敏銳的觀察力才能應付日常的奇難雜症。

工作以外,我常常於日常生活中不自覺地留意街上那些步伐緩慢的老翁,而自然找出典型柏金遜症徵狀。當我置身於擠逼的港鐵車廂中,我又會時常發現面前的陌生人帶有徵狀,然後我總會出於好奇靜觀一會,在心中作出診斷。究竟他們知不知道自己患病呢?當然我不會冒昧上前自我介紹,再說對方有病,否則我定是患上職業病了!

作者:盧文偉醫生     腦神經科專科醫生

(2013年8月22日於信報發表)